莱州股票配资 泉州股票配资公司 广东股票配资公司 开封股指期货配资 青海期货配资 苏州期货配资公司 三明期货配资 深圳期货配资公司 在线炒股配资公司 安全的配资平台 期货配资交易时间 四川期货配资 温州华能期货配资 大田商品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现货 信阳股票配资 杨方配资平台 合法配资平台 郑州的配资公司 中国期货配资网 期货配资圈 武威股票配资 乌鲁木齐股票配资 瑞安期货配资晓东 晋城期货配资 温岭期货配资 湖北期货配资 盛名配资网 临沂低息期货配资 常州期货配资 潮州配资公司 南宁股票配资 正规期货配资平台 股票配资招商 陕西期货配资 湖南股指期货配资 百度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每日人物
每日人物 新浪机构认证
百度 28日受冷空气影响,大气扩散条件转好,霾逐渐减弱消散。

加好友 发纸条

写留言 加关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407,829
  • 关注人气:6,9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颗被冷冻了5年的头颅,被它一眼认了出来 | 是谁让尸体开口说话

(2019-12-09 13:29:42)
标签:

杂谈

“浙江一处殡仪馆内,有一颗冷冻了5年的头颅。谁也不知道这个生命有过怎样的故事,死者身体的其他部分已经被肢解、遗弃。警方对此束手无策,死者身份难以确认,直到引入人工智能,情况出现了转机。”


每日人物 / ID:meirirenwu

文 / 韩逸  编辑 / 陈璇

如果没有意外,安徽龙兴寺住持释广闻或许会在九华山终老。没有人察觉到,这个性格爽朗的东北僧人,背负着三条人命。

他像所有逃亡者一样改头换面,试图用隐姓埋名的生活洗刷前半生的罪孽。

“意外”来自一套叫做“蜻蜓眼”的人像识别比对系统。它在录入海量证件照片后,显示东北籍犯罪嫌疑人张立伟,与释广闻很有可能是一个人。


流亡16年后,这位住持终究没有逃过恢恢天网。


释广闻资料照片


支撑这套系统的学科叫作计算机视觉与图像识别,属于人工智能的范畴。尽管在2016年的开头和结尾,阿尔法狗数次战胜了人类最聪明的棋手,对大多数普通人而言,“人工智能”还是一个有点模糊的概念。

很多人对它的认知还停留在科幻电影里机器人的样子:没有头发和皮肤,没有感情,模拟出的人声冰冷而机械。

即便人工智能早已在存储数据和运算上超出人类太多,但让它们像人一样讲段子,抖包袱,看脸色,还是有点勉强。

依图科技的朱珑,正在挑战其中一件事:教计算机“看脸”。


化妆、变老、打过玻尿酸的脸,都能被认出来


人如何识别一只猫?“带毛的”,“喵喵叫的”,“需要铲屎的”,或者其他抽象因素。不认真总结,我们自己都不会意识到标准是什么。


计算机如何判定一只猫为猫?人类不知道。

朱珑知道的是,如果输入海量猫的图片,给计算机输入指令“它是猫”,人工智能的判定结果会无限接近精准,直到它们能够“认识猫”。

连编写算法的程序员也永远不会清楚,无法抽象理解语言和图片的人工智能,如何搭建其中的因果逻辑。几年过去,图像识别系统已经在海量数据的迭代和算法的优化中威力初显:在亿万级别的数据库中,它可以用0.5秒找到一个人。

计算机“看到”的猫的形象


在安防领域,这意味着,犯罪分子在机场、火车站、超市、银行等一切有高清探头的地方被抓拍的正脸和侧脸,都可能成为确认他们姓甚名谁的证据。

无论那张脸是化了妆、已经变老、打了过量玻尿酸,还是被美图软件磨了皮的。

目前,朱珑和他的公司,让计算机“一眼”就找到正确人脸的首次识别命中率,在亿分之一误报率的基础上,提高到了99%。

朱珑能够一针见血地指出程序员的错误,对此,有人感到很尖锐和严苛,但他认为,这是一种建立在公平和尊重前提下的“温暖”。


释广闻大概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他的落网,和看似遥不可及的“人工智能”技术有关。

在历史上朱元璋出家的龙兴寺,释广闻从最不起眼的扫地僧做起,一路做到了住持,甚至当选了滁州市政协委员。

出家之后,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和慈善沾边儿:资助孤寡老人、失学儿童,甚至为寺院门口要饭的流浪汉办户口、上低保。

罪恶似乎正在被岁月隐匿。但释广闻绝不会忘记,2019-12-09晚上,原名张立伟的他和同伙一起,用手枪和尖刀结束了三个人的生命。

去年8月12日,他毫无征兆地被警方带走。计算机识别出,他与东北籍犯罪嫌疑人张立伟的相似度极高。

释广闻当场就承认了罪行。

也有的命案,一直静默无声。浙江一处殡仪馆内,有一颗冷冻了5年的头颅。在调查清楚死者身份之前,谁也不知道这个生命有过怎样的故事,但它逝去的方式极为残忍,尸体被发现时,身体的其他部分已经被肢解、遗弃,只有难以瞑目的头颅,浸泡在防腐液里。

除了拍照存证、留取DNA,5年前的浙江警方束手无策。

后来,在将积案、重案的资料照片和人像库数据进行比对之后,死者遗照与库内一个年轻人的照片高度吻合,情况出现了转机。

警方一开始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

依图科技安防技术专家罗忆回忆,他们调出了死者父母的DNA,再次比对,终于确认了这颗头颅的身份。外出打工再也没有回家的儿子终于有了明确的下落,这场搁置已久的命案得以继续展开调查,办案民警发微信过来,“你们这是积德啊!”

小型“硅谷”制造着城市的“大脑”和“眼睛”


正义到来的背后,是一群计算机科技宅夜以继日的努力。

11月底的上海,一场冷雨驱散了轻霾。在闵行区吴中路一个不起眼的拐角,8层高的创业园区“德必易园”,外观上像极了一个巨大的毛坯仓库。

“仓库”里别有洞天。凌晨2点,8楼一侧办公区内,十几个小伙子毫无睡意地敲着代码。他们有的三两人围拢在一起讨论问题,也有人独自面对电脑显示屏,一手飞速旋转着一只异形魔方,另外五个手指以同样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在键盘上飞。

这群小伙子,平均年龄不超过30岁,有的带队“元老”只有25岁。这个隐匿在易园里的小型“硅谷”,创造着中国20个省市的“眼睛”和“大脑”,为城市安防设计程序,给中国海关和出入境管理局提供“人脸识别”服务。

依图科技CEO朱珑

“没有‘加班’这个词汇,这是你存在的方式。”依图的两个联合创始人,朱珑和林晨曦,5年来一直维持着高强度工作状态。一个算法系统被验证存在bug(漏洞)之后,半天之内就可能弄出迭代的新版本。

这种效率让研发部的张至先咋舌。两年前,这个曾就读于“旨在培养计算机科学家”的上海交大ACM班的佼佼者,到依图实习后发现自己“连敲键盘都没学会”。

按照他之前发表论文的经验,相同领域的课题,即使麻省理工最高效的实验室,也许都需要花上一个礼拜来完成它。

朱珑2012年回国的时候,美国学术界的计算机人脸识别误报率还在千分之一量级。2016年,依图人脸识别系统把误报率做到了亿分之一。

“这是商业的力量,”朱珑庆幸自己作出了创业的决定,他无法忍受科研速度被资金、团队等种种限制拖慢,回国创业,拥有更多的机会,“只有在中国有胜算。”

朱珑的人生以34岁为界,分为AB两面。

A面严谨,可以搭建计算机世界的独有逻辑,抵达从数据到认知的连结。但B面圆润,他必须以一个商人的身份出现在公安局局长、银行家和医生面前,说服他们使用自己的系统,从而连接人工智能到每一个普通人之间最后的距离。

A面和B面看似有着冲突:科学要求严谨而深刻,市场竞争激烈而动荡。

朱珑将这一切运作归纳于自己的“强逻辑”:“我是有智慧的,是单纯的,又是精明的。我是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平时在办公室里的朱珑穿着简单,像所有程序员一样,感受不到商人的气息。

​他和林晨曦,一个是美国麻省理工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里的博士后,霍金的“徒孙”;另一个是阿里云前技术总监,最早搭建了自主研发的云计算平台。

双剑合璧。

第一次见面,真格基金的徐小平就爽快地决定投资。他们从下午茶一直聊到凌晨1点钟,朱珑甚至连一份项目计划书都没有带。他们用9个小时描摹了人工智能领域里计算机视觉的未来。

徐小平看到了朱珑身上不同于其他创业者的逻辑和冷静。

“投你,不管你做什么。”徐小平说。

“人工智能”不再是天空飘来的四个字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给出这种毫无保留的信任。

在2012年,“人工智能能做什么”这个问题,还很难跟人解释清楚。一群海归留学生的聚会上,闲聊起来,有人做金融,有人做O2O,问到朱珑的项目是什么,他回答人工智能。

问的人“哦”一声,聊了一会儿又转向他,“刚刚说你是做什么的?”

“因为那时候人工智能还是飘在半空的一个概念,跟实体没法关联。”朱珑面对的市场,不仅投资人不知道怎么定义人工智能,就连用户都不知道如何定位自己的需求。

朱珑和林晨曦,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开始招兵买马。

蹬着凉拖鞋,外加一副“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样子,两个人纯靠“聊天”,把一群上海交大ACM班的学生招入麾下,甚至有不少人为了加入依图,提前中断学业。

张至先回忆,他就这样像被“洗脑”一般,来到了朱珑在交大旁边租用办公的居民楼,电梯坏了,他一口气爬上了13层。

后来,父母从老家追到楼下,想见见这个“拐走”他们儿子的CEO。

“如果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人工智能全面影响生活,哪怕下一秒就死掉,我也值了。”

公司年会上,朱珑请来了员工的父母,告诉他们,公司在做着改变世界的事情。


“不少人都听哭了。”他说。


办公室的一面墙上,贴着几平米的不透明玻璃板,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各种时间、地名、公式和关键词。


朱珑给来访者讲解计算机如何识别人脸。计算机识别的图像,和人眼看到的大不相同。


这是不少智慧的诞生之地——创业之初,他们一群人坐在办公室讨论,把所有的人脉资源都列出来,找出每个人之间的关联。

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陈斌华就是这样被找到的。即便那时候,朱珑对基层警务还一无所知。

当时苏州公安局车辆自动识别系统的准确率不到30%,客户希望提升到70%。

他们用三个月完成调研和产品定位:走上街,一张一张地抓拍街上的车辆;一天见5拨警察,了解他们的工作流程和瓶颈,发现需求点。

传统的车牌识别系统准确率很低,套牌和恶劣天气等很多因素都能影响识别精确度。

在朱珑看来,对于计算机而言,识别一张车牌的难度和识别整个“车脸”的难度不相上下。

那就直接改成“看车脸”!

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依图第一套车辆识别系统诞生,号牌识别率和车辆品牌识别率都达到了90%。

被识别的人脸用红框精准地锁定


收效几乎是立竿见影。一起涉案金额超10万元的入室抢劫案用了10分钟就被破获。


这是那群计算机宅男用技术解决的第一个社会痛点。后来,成就感时刻鼓舞着他们,从车辆识别到人脸识别系统,从抓窃贼到识别出无名尸体,与银行合作实现小范围刷脸取款,到看X光片和病例,帮助医生做诊断……


春节前后是罗忆最忙碌的时间。今年春运,他守在上海南站上班。捕获到嫌疑人信息、发出警报、发送到值班民警手机、锁定犯罪嫌疑人、民警就近盘查抓捕……这些动作一气呵成,只需要不到2分钟。


锁定并警示


在茫茫人海中抓获人脸图像,快速地检索人脸与需要抓捕头像的相似度和身份信息,系统自动剔除相似度不高的头像,找到高度相似的,锁定并警示。


从前只会出现在美国大片里的刺激场景,早已在苏州和武汉等很多个城市成为现实。青奥会、珠海航展、G20峰会……都有这款名为“蜻蜓眼”的人像识别比对系统作“定心丸”。


在一次演讲中,朱珑这样描述人工智能的前景:“它就像一列火车,在很远的地方,你听到它呼啸,有一点点声音;等它开到你面前,你想,哇靠,这么大,这么有力量;你想抓住它的时候,‘嗖’地一下,它离你远去了。”

想看更多原创内容,请移步每日人物(meirirenwu)微信平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百度